雨露文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励志文章 > 详细内容
没有生在幸福的家庭,人生就完了么?
作者:姚瑶  发布时间:2017-1-2  阅读次数:  编辑:雨露文章网

  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究竟有多大,我想大家都明白。但是你过的不好,原生家庭不该背这个锅。

  1.

  南燕来找我,是在她大学毕业一年后。

  我见到浓妆艳抹的南燕,她用劣质化妆品,粉底和皮肤不能贴合。

  “怎么样?最近在做什么?”我会这样问是因为我知道南燕是班上少数几个选择毕业后立刻放弃所学,另寻职业的学生之一。

  她用频频换岗表示一直想不好到底要做什么。星巴克的服务生,早教中心助理,酒店前台,最近的工作是儿童舞蹈培训机构助教。

  南燕说刚开始感觉还不错。周围同学毕业后开始了三班倒的节奏,人困马乏不说,新员工更是要接受各种打磨。偶尔聚会,都抱怨快吃不消了,于是众人转而羡慕南燕既洒脱,还有喝不完的星巴克免费咖啡。

  不过后来就不是这样了。同学们都渐渐步入正轨,日子紧凑而有目标感,越来越难约,约到了也越来越没话题。而且很多人得知南燕已经换到第三份工作时,反而流露出同情来。

  2.

  南燕会这样,多少和她的家庭有关系。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异了。不久后各自成立新的家庭,有了各自的孩子。南燕一开始就没有判给谁,而是和父母轮住。两三个月从一个家辗转到另一个家。太频繁的迁移常常让她走着走着就忘了自己究竟是谁。

  南燕从小喜欢跳舞,老师说她极有悟性,但只在儿时正经学过一阵子,因为两家都属于多了南燕就不太宽裕的境况。

  高考时,并没有考上任何一所专业的舞蹈或艺术学校。但青春期莫名其妙从身体涌出的信念让南燕觉得自己应该往跟舞蹈有关的路走去。

  成绩平庸,在专业选择上失去话语权。两家父母在这一点上倒是意见一致:别扯那些没用的,读最容易就业的护理。以保证一出校门就有着落。

  南燕在大学里提不起对护理的兴趣,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社团的舞蹈排练和表演上。毕业时,彻底叛逆了一次,拿花花绿绿的大蛇壳袋把两家留下来的自己的物品全装进去,吸口气对父母说:你们都不要管我了,我自己的路自己走。父母还没表态,南燕就拖着大袋子转身了。

  她突然觉得:一定不能走父母让她走的路,否则就完了。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她是谁。只是急着让她有收入有住处,不要去稀释两个家的经济和幸福。

  “那你现在还好么?”

  “说不清楚好不好。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反正我没有告诉别人我现在的情况。老师,我这算一种身份认同危机么?”南燕突然问。

  我不惊讶她能说出这个词,学护理的有一点心理学基础。“不过可能你误解了身份认同危机吧。你总是觉得你的危机完全来源于家庭是么?”

  “有一点吧。”我猜对了南燕的心思。

  “其实这是一种大部分人在生命的不同阶段都真实体验过的心理冲突。不一定完全来自家庭。因为如果固执地这么认为,并不有利于焦虑感的排解和自我的探索。”我看着半信半疑的南燕说,“对了,你知道这个词汇的创建者埃里克森的故事么?”

  3.

  有一个德国金发小男孩叫埃里克?萨洛蒙森,三岁时母亲改嫁,继父给他改名为埃里克?洪伯格,并以犹太人的传统养育他。

  在社区的犹太人中,埃里克因其一头金发遭人嘲笑,在学校里,又被当成犹太人遭受歧视。从此,小埃里克也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质疑。

  高中毕业后,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的埃里克森,带着自己满身不羁的艺术细胞游荡在欧洲的各个角落,说是游学,却时常露宿街头在桥洞下过夜。25岁回到德国担任美术老师。却依旧过着看似洒脱却不知好坏的日子。

  幸运的是,他的学生中有很多是精神分析家的子女,其中包括弗洛伊德的女儿安娜。埃里克森因教授美术结识了安娜,多次交流讨论,再加上对自身多年游学经历的总结思考,埃里克森开始对人的精神世界产生浓厚兴趣。他一反之前的放荡不羁飘忽不定,专心研读,靠自己的努力拿了精神分析学的学位。

  生父不祥、母亲改嫁、多次改名再加上种族歧视,可以说埃里克森从小就活在对自己的质疑中,不知道自己是谁,又将成为谁。但是,来自家庭和种族的烙印并没有禁锢住他,埃里克森最终找到了真实的自我和人生想要走下去的路。

  30岁,埃里克森前往美国,他做分析,写文章,在哈佛任教,获得普利策奖。再后来,埃里克森给自己改了名字,寓意为“自己的儿子”,即后世所熟知的心理学家埃里克?埃里克森(Erik Erison)。1950年埃里克更是因提出“身份认同危机”而享誉心理学界,成为当代自我心理学精神分析的创始人。

  4.

  “身份认同危机”其实就是一种“自我认同”,也被称之为“自我同一性”,是通过解析关于“我是谁”,“我在哪些方面更具备自己的风格”等一系列来自自身环环相扣的困惑,最终得出的见解性结论。

  如果“自我认同”概念在人的青少年时期没有得到正确树立,那么真正意义的亲密性也不可能发育成熟。这是因为尚未确立“自我认同”概念的人缺少自信,在与他人交往的过程中也很难形成真正意义的亲密性。没有正确树立“自我认同”概念的人往往比较孤立,部分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像南燕那样从小生长在并不幸福美满家庭里的孩子往往容易把原生家庭的责任无限制的扩大,把成年后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推给父母和童年。这一方面是不公平的,同时也不利于自我伤痕的修复和疗愈,阻碍个人成长。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从早期不良的家庭影响中恢复过来,健康快乐地生活下去的能力。

  在迷茫中,不要期待着先处理好危机,再去积累资本,因为光靠想永远都想不清楚自己最适合什么,最需要什么,反而更加焦虑更加失望。只有在资本积累的过程中才能使自己壮大,继而发现真正的自己。

  燕南接受了我的建议,踏上了自己的身份认同资本积累之路。她通过护士入职考试,向医院递出第一份简历。好在她脱离临床不算太久,护士又比较稀缺,终于录用而开始正真的职场生涯。接着燕南努力工作,用薪水养活梦想,又规划自己下班后的时间,聘请专业老师教自己跳舞。通过老师引介,也认识了更多擅长舞蹈,热爱舞蹈的伙伴,一起练习,一起考取相应的舞蹈资质。

  前两天,我再一次见到燕南,看起来满面春风。她向我描述远景:老师,我和朋友已经打算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了。我们主要教医生护士练习跳舞。你知道,他们的压力很大,舞蹈可以帮助他们减压。这的确是离南燕最近的一个既有需求又有支付能力的人群。

  看着信心满满的南燕,我知道曾经不完美的家庭和童年在她记忆中留下的疤痕正在随着自我认同的增强而慢慢褪去,虽然这过程很艰难,很挣扎,但它毕竟已经开始了……


分类页:返回分类 站内导航 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
请点击↓图标↓分享,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① 上一篇:我一定要活出新的生命
② 下一篇:逃离贫穷,到底有多难?


本栏推荐阅读
 雨露文章网-版权所有 陇ICP备17000979号-1  www.vipyl.com 特别感谢主机屋提供带宽和技术支持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个性签名 个性网名 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