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你有出息,我只要你开心

时间:2017-04-20  分类:经典网文  阅读:

  前几天某校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出来了,我一朋友今年考研又失败,这是他的第三次失败。

  考研党可能比较清楚,三战失败是一个多么蛋疼的打击。前无通路,后无退路。每日于焦灼中度过时光,“考研”一词成为谁都不能提起的痛点。

  经历失败后表面上看着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其实心里比谁都痛。再考一次提不起劲,去找工作又比同龄人少了经验。

  碰上不近人情的爸妈,还得忍受絮叨:

  “你看看你,我跟你说那个学校难考,你不听,现在考砸了吧。”

  “什么时候开始找工作?我同事家孩子现在都拿五位数了,你呢?”

  于我朋友而言,本以为他会难过很久,但现在看来还好,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前几天拿到了两个好公司的OFFER,心情不错。

  因为跟他关系比较好,所以我贱贱地问他:“喂,三次考研失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想上吊呀。”他说。

  “可你现在不活得好好的么?”

  “还好我爸妈很通情达理。我跟他们说我考研初试没过,他们也不当一回事,说不要我多有出息,希望我过得开心点就好。当时我就泪崩了。”

  我不要你有出息,我要你开心。

  这可能是最近我听到的最有温度的一句话。

  以前我自己考研的时候,复习到11月份,也是压力山大。每天图书馆闭馆,从里面出来,都在怀疑自己能不能考上。和我妈打电话,故作轻松,像个从容的学霸。

  “哎呀,放心,都复习好了,这次肯定能考上。”但其实我心里在对自己说,放心个屁呀,能过初试就谢天谢地了。

  父母也不傻。有一次晚上,还是从图书馆出来,我边走边和我妈通电话,她说:

  “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就说一句,不管考得上考不上,我永远爱你。我希望你以后活得快乐就好。”

  我始终记得那个晚上、那个瞬间,虽然仅是寥寥数语,却始终如阳光般温暖着我。

  “每一份浮躁、虚荣、尖锐、不平静的背后,都有一个正在受苦的人。”

  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就服得不行,因为这句话深刻的洞察。

  一般人若是看见泼妇骂街,只会想:哎哟,这人不是什么好鸟,素质这么差。但不会去想她所经历过的事,她从小接受的教育、环境、遭受到的冷暖或是偏见。

  前一阵郑爽在微博上开小号骂人,这事儿上了热搜。我看一媒体人写的稿子,上面说郑爽虽然出生在中产家庭,但父母从小要求就高。她妈盼着她成名,从小对她实行军事化管理。郑爽始终背负着父母的梦想,父母也从来不问她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造成的结果便是,她在性格形成的过程中,没有独立、自信的一面,总是焦虑横行,患得患失。

  看《奇葩大会》的时候,发现在网上被黑出翔的刘梓晨也去了。在他短短几分钟内的开场白里,让人看到一个脆弱、没有自我、在网民的声浪与讨伐中被淹得喘不过气的年轻人。

  高晓松说他有被虚荣吞噬的趋势。蔡康永问他是否感到快乐。

  他的回答是否定的。那是一个没有自我、没有灵魂的人,不知快乐为何物。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来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句话,盛传是约翰列侬说的:

  老师问我长大后想做什么,我说“快乐的人”。老师说我不懂题目,我告诉老师,是他不懂人生。

  在电影《美国丽人》中,凯文史派西所饰演的中产阶级,一度被主流评论界认为是一种富人式的迷茫与精神堕落。

  这也开始让我思考,对于个体而言,或许最恐怖的并非物质上的欠缺,而是精神上的贫瘠,尤其是对于快乐的敏感程度。

  举个例子,抑郁症在富人圈里也常常发生,从普通人的视角来看,你一个富人,天天山珍海味,不愁吃不愁穿的,有什么好郁闷的。

  但情况恰恰相反,正因为什么都不愁,所以便没有什么好追求的了。富人快乐的方式便是在物质上做加法:跑车、游艇、别墅... ...当一切花样都尝试过后,快乐的招式穷尽,人生便再无趣味可言。

  于个人而言,贫穷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失去感受快乐的能力。失去通往幸福的一切途径。

  在《夏洛特烦恼》里,有“大春”这么个人物,人设就是傻大个,不聪明但却总是乐呵呵的。夏洛对大春说:“大春,我真羡慕你,能像傻逼一样地活着。”

  夏洛不开心,他羡慕大春能天天开心。大春、夏洛、秋雅、马冬梅似乎也一一对应了四季。

  或许是麻花团队有意为之,让大春的性格像春天般可爱。观众第一眼见到这个角色,会为他悲哀。但看完电影以后,或许会认同这样一种可爱的存在,毕竟人越往后活,越容易不快乐。

  儿时岁月里快乐触手可得,那是真实而简单的愉悦。长大后为现实的诸多事项所牵绊,快乐的临界值也在上升,每天快乐个十几分钟似乎比什么都奢侈了。

  追求效能的时代,大家都在谈论知识、经济、市场、资源,人人都想从0到1,人人都想变身成功人士。包括我自己也是,我有时候会写点职场专栏,有时候会分享个人提升的方法论,但很少提及快乐二字。

  因为快乐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本就是稀缺的。

  高速成长的代价似乎注定是丢弃对于快乐的感知力,而这种感知的大前提源于慢节奏与平和的心境。

  父母的热切期盼与社会的氛围鼓励决定了我们都想往身上贴一个“有出息”的标签。

  但有出息真的不等同于快乐。大部分情况是,很多人拼到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是,多年以后,你终于符合社会上那种对于“有出息的人”的定义了,但你也同时发现自己心累身子累早已变得没心没肺。

  当有人问你,你快乐吗?你回答他们,我不知道。

  都市人都背负得太多,这也是一个极其容易不幸福的时代。

  毕业后,我曾经就职于一家外贸公司。那边的老板给我开了很高的薪水,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忙得飞起。早上9点上班,晚上十一点下班,双休日还有随时加班的可能。

  有一次朋友约我去上海一家网红餐厅吃饭,吃饭都没法闲着,老板告诉我说要开一个电话会议,边开边吃。之后我朋友问我感觉餐厅怎样,他觉得很好吃,我竟然完全没有感觉。

  以前的我可是标准的吃货!一吃美食就会无比开心的那种!现在想想真是觉得,人生不就图一乐么,生活若是匆忙而无味,想快乐却快乐不起来,活着还有毛线意思。

  希望将来某一日,当我成为一个中年人,我能对自己的孩子温柔地说一句:

  “小朋友,我不要你有出息。”

  “我要你开心,开心就好。”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