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再亏欠你,也要敢于面对孤独

时间:2017-06-19  分类:励志文章  阅读:

01

这是我来武汉的第二年,那天我正好十点多才下地铁回寝室,地铁上空位很多,下车后也只有一两个人还在路上走,周围的一切都在说着两个字,“孤独”。

比如常年在过道上卖艺的两个人,一个是看起来七十多岁的女人,另一个是四十多岁的男人,大概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儿子。我摸了摸口袋,尴尬地掏出两个硬币放在女人手中的盆里。

我承认,那是我第一次掏钱给他们,虽然他们是两个人,但我觉得这是两个比我还孤独的人。

从街道口出来,就是几个小商贩的摊子,虽然那个点还在外走的人并不多,但卖东西的人并没有想回家的打算。

卖狗的冲我吆喝了几声,我瞥了一眼,几只小狗挤在一起,在寒风中冷得瑟瑟发抖。不是哈士奇,也不是阿拉斯加,可能它们都很难在犬的行列里排上位置,落到只能在地铁口被叫卖也是情理之中。

老板见我停了脚步以为来了商机,便开了口,“选一只吗?它能陪你。”

我摇摇头,立马转身离开,几只小狗叫得更厉害了。有时候硬要把两个孤独的东西拼凑在一起,结果往往可能是更加孤独,而我宁愿一个人孤独。

旁边卖草莓的大叔明明只剩下最后一袋,只值十元钱,但还是不愿意回家,固执地在黑夜里等待一个愿意将它买回家的人,我不知道他一个人立在马路边等了多久,更不知道他还会等多久。

刹那间,好像整个世界都是孤独的,卖艺的老人,蜷缩成一团的小狗,被剩下的草莓,以及那些商贩。

但是好在他们中并没有一个人,表情里透露出孤独感,因为他们在拼命生活,把孤独感给战胜了。

02

突然就想起了大四的时候,那会儿我忙着考研,夜里十点接到二货的电话,说她一个人在解放碑游荡,问我嘉陵江的雾水什么时候才会散开。

我蹑手蹑脚地走出自习室,想了会儿回了句,“心中有雾,便时刻有雾,心若无雾,便云开月明。”

“艹,讲个电话也文绉绉的。”她的原话。

二货比我大一届,同一个专业,毕业后一心创办一个辅导机构,但是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她。不单单是这个竞争力不断在加大的社会,还有所有人眼中的铁饭碗。但是二货说,我就是不想一眼就把自己的生活看到了尽头。

我拿不出一分钱借给她,那时候她东拼西凑也不过三万块,深夜里坐在床上挠头发,挠完头发开始哭。

她从没说过为什么哭,但我知道,有一种孤独是,你拼了命想做好一件事,但没有一个人相信你并支持你,尤其是自己最亲的人。

其实那时候我深有体会,在我跟家里人说我要考华师的时候,他们没有拿出相信的目光,而是反问我,“为什么不直接考本校呢?这样会容易些。”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想要什么,这种感觉是孤独的,但也在让我变得强大。在所有人都觉得你不行的时候,唯独你不能这么以为。

如果那时候我也那样以为,就没有在武汉的这个我。所以无论世界给你带来了什么,都要敢于去面对自己的孤独,处理孤独的最好途径,是让它变得不再是孤独。

03

大三时喜欢读刘同的《你的孤独,虽败犹荣》,那本书我一直带在身边,因为它陪伴了我最孤独难熬的岁月。

那时候觉得刘同所说的每一种孤独都是常态,都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并不是只有某一个人才会有的。

孤独又分为很多种,比如我们都会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挤公交,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工作,一个人做饭吃,一个人生病,这些都是最明显的一种孤独,但也是生活要让我们去经历的一种。

你看,古人也有孤独的时候,他们会用简单的几个字把孤独无限放大。譬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譬如“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伴我看黄昏。”再譬如“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但正是这些孤独感,才有了这些千古绝唱的诗句。

04

微博上有个很火的话题我关注很久了,“国际孤独等级表,你的孤独到了第几级?”

世界再亏欠你,也要敢于面对孤独

底下很多人回复,“一个人去医院做手术真TMD是最心酸的一件事。”

“我在第十一级,一个人吃火锅。”

“我在第十二级,一个人买车买房。”

之前刷文章的时候,我也看过旅行者王阿牛的回答,“如果把一个人旅行放进去,那应该会是在第十一级,因为假以时日,你会把前面十级都一个个体验过去。”

如果让我来写这个孤独等级表,我会把“一个人去墓地”放在最后。因为就算前面所有的孤独你都没有经历过,最后这一个,你也一定会经历。

然而当你经历了这样的孤独以后,你会发现,原来所有的孤独都不再是孤独。最大的孤独往往不在自己身上,而是你无法去磨灭掉其他人的无助感会给你的带来的孤独。

但无论你觉得这个世界亏欠了你什么,都要敢于去面对孤独,只有战胜它,孤独才不再是孤独。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